德甲

退役运动员转型体育教师难在哪里需要岗位培训

2019-03-26 13:29: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虽然在赛场上面对几千名观众的欢呼能淡定自若,但在操场上面对几十名中学生时,自己却不能自信地喊出口令。江苏曲棍球队运动员马威在走上学校的讲台后切身体会到,从运动员转型为1名体育教师还真难。

9月中旬以来,由冠军基金组织的退役运动员转型体育教师岗位实习培训,在北京科迪实验中学举行。来自北京、浙江、湖北、河南、江苏和陕西等省市的11名已退役或即将退役的运动员,将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实习培训,马威就是其中的一员。

“运动员的运动专项素质绝对没有问题,但他们的体育教学能力确实需要经过系统培训。”9月30日,北京科迪实验中学体育组组长任清波在对11名运动员进行了半个月培训后总结道。

“学校肯定是欢迎的,退役运动员优秀的运动专项素质和他们坚韧的拼搏精神,从普通大学毕业生身上是不容易发现的,但退役运动员的体育教学能力不足,却是一个致命缺陷。”任清波表示。

也正是由于退役运动员的体育教学能力不足,让退役运动员——这1培养体育教师的天然宝库小儿如何退烧,在中国却成了闲置资源。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曾表示,一方面,中国体育教师缺编30万人,但另一方面,每一年如何解决数目庞大的退役运动员的就业问题,却让体育主管部门头疼,这不能不让人感到费解。

“我以前也在运动队带过小队员,知道如何进行队列训练和喊口令,这次来实习,开始就觉得自己肯定没问题,”行将退役的八一女足队员纪雪表示。

但她看了学校体育老师的1堂课后立即发现,“小队员和普通学生有很大差别。对普通学生不能用对运动员那末严厉的口令。”

让纪雪认识到自己和体育教师之间差距的另外一件事,是她亲历学校体育节的准备和组织工作,“我看到了学校几名体育老师如何策划、组织体育节。为激起学生的积极性和对体育的兴趣,体育老师想了很多方法,付出了很多努力,这给了我极大的震动。我之前认为体育老师的工作不就是带学生做做操打打球吗?现在看来,之前我对体育课的理解,真的是太简单了。”

河南射击队队员靳晓君对自己退役后的前途也有过困惑,体育教师是她希望从事的工作之一,但她对自己能否成为体育教师心里没底,“我从事的运动项目对学校来讲太冷门了,可以说,我以前完全找不到射击项目与体育教学的契合点。”

不过,在学校实习仅仅半个月后,靳晓君就对体育教师的工作有了初步了解,也因此摸索到一些射击项目与体育教学相互结合的地方,“射击运动员的心理素质要求是非常高的,正所谓‘三分技巧,7分心理’。体育课的教学也存在如何感动学生的问题,这就需要体育老师擅于了解学生的心理,而这正是我的优势。在如何把握学生心理,拉近与学生的距离方面,我找到了当好一名体育教师的自信。”

北京摔交队的任天祺,之前也认为自己从事的运动项目太过冷门,这可能使自己很难成为体育教师。但在学校实习后发现,学校需要的可不是只会教自己善于的运动项目的退役运动员,而是需要能把专业运动素养转换成“养分”教给学生的教师。任天祺很快意想到,摔跤运动员了解很多提高身体素质的训练方法,包括力量、敏捷等方面,这些都可以转换成体育教学的内容。

如果以运动员的运动专项作为能否成为体育教师的标准,那末,除田径、体操、三大球、乒羽等几大热门项目以外,其他项目的运动员可能都会失去成为体育教师的机会,但正如靳晓君、任天祺在学校实习之后所感受到的,运动员完全可以把自己的专项、训练经验与体育教学结合起来。

江苏曲棍球队的马威更进一步发现,运动员对体育精神的理解可能会更深入,学校体育不仅仅是教给学生运动的技能,更是在以体育精神去培养学生的人格。在对体育精神的理解上,运动员成为体育教师也是有优势的。

但正如任清波所说的,不是学校没有认识到运动员的专业优势,而是运动员缺少成为体育教师的岗位培训。

正在找工作的马威已把体育教师作为自己的择业目标,但在向运动队表达退役意向以后2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她一直没接受过体育教师的岗位培训,但马威很清楚,“运动员的生活环境是相对封闭的,运动员与社会的接触面比较窄,知识面也有限,一个运动员如果不经过专门的再就业培训,很难胜任新的工作。”

记者采访的几名来自北京、江苏、河南、湖北、陕西和8一队的队员,均没有接受过体育教师培训,这也是国内绝大部分省市运动队没有对退役运动员进行再就业培训的普遍状况。

记者了解到,国内有部份省市对退役运动员选择当体育教师,在考取教师资格证时予以降分的优惠政策,这对同时解决退役运动员就业困难和国内中小学体育教师严重缺编两大困难都有帮助,但退役运动员转型体育教师的另一个关键关键,是岗位培训的缺失。正如任清波所说,“一个连口令都不会喊,不懂教学方法,只擅长自己专项的退役运动员,哪怕他的运动技能再强,对学校来说,他都不是理想的体育教师人选。”

本报北京10月7日电 虽然在赛场上面对几千名观众的喝彩能淡定自若,但在操场上面对几十名中学生时,自己却不能自信地喊出口令。江苏曲棍球队运动员马威在走上学校的讲台后切身体会到,从运动员转型为一名体育教师还真难。

9月中旬以来,由冠军基金组织的退役运动员转型体育教师岗位实习培训,在北京科迪实验中学举行。来自北京、浙江、湖北、河南、江苏和陕西等省市的11名已退役或即将退役的运动员,将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实习培训,马威就是其中的一员。

“运动员的运动专项素质绝对没有问题,但他们的体育教学能力确切需要经过系统培训。”9月30日,北京科迪实验中学体育组组长任清波在对11名运动员进行了半个月培训后总结道。

“学校肯定是欢迎的,退役运动员优秀的运动专项素质和他们坚韧的拼搏精神,从普通大学毕业生身上是不容易发现的,但退役运动员的体育教学能力不足,却是一个致命缺点。”任清波表示。

也正是因为退役运动员的体育教学能力不足,让退役运动员——这1培养体育教师的天然宝库,在中国却成了闲置资源。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曾表示,一方面,中国体育教师缺编30万人,但另一方面,每一年如何解决数目庞大的退役运动员的就业问题,却让体育主管部门头疼,这不能不让人感到费解。

“我以前也在运动队带过小队员,知道如何进行队列训练和喊口令,这次来实习,开始就觉得自己肯定没问题,”行将退役的八一女足队员纪雪表示。

但她看了学校体育老师的1堂课后立即发现,“小队员和普通学生有很大差别。对普通学生不能用对运动员那末严厉的口令。”

让纪雪认识到自己和体育教师之间差距的另外一件事,是她亲历学校体育节的准备和组织工作,“我看到了学校几名体育老师如何策划、组织体育节。为激起学生的积极性和对体育的兴趣,体育老师想了很多方法,付出了很多努力,这给了我极大的震撼。我之前认为体育老师的工作不就是带学生做做操打打球吗?现在看来,以前我对体育课的理解,真的是太简单了。”

河南射击队队员靳晓君对自己退役后的出路也有过困惑,体育教师是她希望从事的工作之一,但她对自己能否成为体育教师心里没底,“我从事的运动项目对学校来讲太冷门了,可以说,我以前完全找不到射击项目与体育教学的契合点。”

不过,在学校实习仅仅半个月后,靳晓君就对体育教师的工作有了初步了解,也因此摸索到一些射击项目与体育教学相互结合的地方,“射击运动员的心理素质要求是非常高的,正所谓‘三分技能,七分心理’。体育课的教学也存在如何感动学生的问题,这就需要体育老师擅于了解学生的心理,而这正是我的优势。在如何掌控学生心理,拉近与学生的距离方面,我找到了当好一名体育教师的自信身上发冷发热高烧不退。”

北京摔跤队的任天祺,之前也认为自己从事的运动项目太过冷门,这可能使自己很难成为体育教师。但在学校实习后发现,学校需要的可不是只会教自己擅长的运动项目的退役运动员,而是需要能把专业运动素养转换成“营养”教给学生的教师。任天祺很快意识到,摔交运动员了解很多提高身体素质的训练方法,包括力量、敏捷等方面,这些都可以转换成体育教学的内容。

如果以运动员的运动专项作为能否成为体育教师的标准,那末,除了田径、体操、三大球、乒羽等几大热门项目之外,其他项目的运动员可能都会失去成为体育教师的机会,但正如靳晓君、任天祺在学校实习以后所感受到的,运动员完全可以把自己的专项、训练经验与体育教学结合起来。

江苏曲棍球队的马威更进一步发现,运动员对于体育精神的理解可能会更深入,学校体育不仅仅是教给学生运动的技能,更是在以体育精神去培养学生的人格。在对体育精神的理解上,运动员成为体育教师也是有优势的。

但正如任清波所说的,不是学校没有认识到运动员的专业优势,而是运动员缺少成为体育教师的岗位培训。

正在找工作的马威已把体育教师作为自己的择业目标,但在向运动队表达退役意向之后,她一直没接受过体育教师的岗位培训,但马威很清楚,“运动员的生活环境是相对封闭的,运动员与社会的接触面比较窄,知识面也有限,一个运动员如果不经过专门的再就业培训,很难胜任新的工作。”

记者采访的几名来自北京、江苏、河南、湖北、陕西和8一队的队员,均没有接受过体育教师培训,这也是国内绝大部分省市运动队没有对退役运动员进行再就业培训的普遍状态。

记者了解到,国内有部份省市对退役运动员选择当体育教师,在考取教师资格证时予以降分的优惠政策,这对同时解决退役运动员就业困难和国内中小学体育教师严重缺编两大困难都有帮助,但退役运动员转型体育教师的另一个关键关键,是岗位培训的缺失。正如任清波所说,“一个连口令都不会喊,不懂教学方法,只擅长自己专项的退役运动员,哪怕他的运动技能再强,对学校来讲,他都不是理想的体育教师人选。”

本报北京10月7日 本报记者 慈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