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杨柳】 兵荒马乱的青春 (小说)

2019-09-13 02:34: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当一个农村普通人家的孩子,因为读大学被戴上一顶无法摘下的花环,在自尊和生存面前,他的出路在哪?? 一、为了一句话
红海怎么也想不到,因为五年前胖婶和四妈的一句话,让自己陷入如今水深火热的苦恼里。他本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孩子,孱弱、渺小和稚嫩,平日里不言不语,学习也不突出。任由父母摆弄着自己的轨迹,躲在遗忘的角落里默默生长。
初中毕业那年,红海和伙伴们迎来人生中第一次抉择。从学校里出来没两天,他们拎起行囊登上火石河的渡船,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而红海却特立独行的偏离了航道,他想继续读书考大学。当他吞吞吐吐的说出时,包括父母在内的人们,对他另辟蹊径的想法投了反对票。胖婶和四妈推断红海就是懒,不想参加劳动,舍不得出力气。两人的话像刺扎进红海的心上,直到现在还记得她们的不屑和鄙夷。红海没言语默默的低下头,徒手抹着一脸的汗。考大学的决心在红海心里用铆钉卯上。红海坐在父母跟前,第一次以大人姿态进行交涉和漫长的谈判,最终赢得了这场全世界人民都反对的决断。
当太阳还眯在云海里时,红海坐上去彼岸的船。红海从没想过,也没想到这次出门是与家乡的告别,他以为自己很快就会回来,在这里生活一辈子的。船一路向西把他带到了,戏称为婚姻介绍所的第四中学。这是红海第一次离开家到陌生的地方,特别特别的想家,这也成为他至今未能克服的心病。在接下来的三年里,红海从不迟到也逃学,书本里印满了他忧郁和期许的眼神,可学习成绩和他性情一样,依旧不温不火的。
当红海渐渐适应想家的日子时,学校好像跑来一只变色龙肆意的流窜。每节课,隔着窗户红海都能看见驮着铺盖,退学回家的同学。教室里纸条、情书、约会、亲热的场景已不新鲜。直到男生厕所里赫然躺着两只用过的避孕套,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可这也很快风消云散,没了下文。早恋、退学等瘟疫传染和蔓延着。这样的环境让红海想到过放弃,每当这个时候,胖婶和四妈的话像条虫子进自己心里搅动。学习的动力也油然而生。
中学三年的颓废时光,在2002年的6月6日打上休止符。红海的高考纳入人们关切的范围。在电话查询成绩那天,院里院外的人们放下手里活计,都跑进来围在电话旁,仿佛是在等待一部好莱坞大片的上映。在数次占线后终于连通。播报员的声音像一把刀子豁着红海的小心脏。除了数学成绩低开,其他科目的一路走高,欢呼和嚷叫声在红海家沸扬起来。
数日之后,红海收到江城大学文史研究专业的录取通知书。红海翻看着学校的资料,美丽的校园景观、雄厚的师资力量、100%的就业等等信息,在每个人心里涌着一波波海浪。红海考上大学的事,很快成了村里最重要的事。四叔拿来两挂大红袍,噼里啪啦的响彻整条巷子;胖婶和四妈给红海端来肉丸饺子.....红海很高兴、很有成就感,父母因自己带来荣耀而受人瞩目。在红海浅浅的人生里,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在红海家迎来金榜题名的喜事时,高昂不菲的学费,掏空了这个没有健壮劳动力的普通人家。为了凑够红海的学费,父亲从银行里贷了部分款。红海第一次感受到钱的重要性和没钱的窘境。
二、光环的陨落
火车与铁轨撞击发出的声响,在土城车站上空炸开。等着急促的气鸣声熄灭时,红海和父亲上了一路南下的火车。洋溢着青春的年轻人,在江城大学紫色薰衣草花海里,恣意的挥霍着自己的花样年华。交完学费等各种费用后,红海生活费所剩无几,很快就捉肩见肘。就在他为生活费为难时,学生会干事张立巍主动找上门,把学校勤工俭学的名额给了他。美好环境能孕育出人的良心,认定张立巍是一个可交的哥们。
正当红海期待和憧憬美好未来时,怎么也想不到,在岁月静好的日子背后,埋藏着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大学毕业的师哥师姐们在就业面前集体沦陷了,红海和同学们亲眼见到了他们的窘境。迈出学校大门那刻,头上那颗名为天之骄子、状元郎的光环摔得粉碎。其实经历了毕业大战的人都清楚,他们本是送到江城大学的原石,四年的时间没能提炼出美玉,保持着顽石本色又丢回路边。
为了感恩张立巍曾经的帮助,红海把考上大学时,母亲从官老爷庙求来的珠链送给了他。师哥师姐们的垂败,让红海陷入无尽的密云和压力里。红海读大学是带着使命来的,他正打造着一场历时四年之久的大型魔术演出,众人在台下都翘首等着见证奇迹的那刻,这容不得出现任何闪失。红海为了迈过大学毕业这场鸿门宴,开始了对自己四年后的救赎。
时光流转,在江城大学的日子格外快。红海赢得了每年的一等奖学金,书包里装满了各种红色证书,还成为同届学生里优秀党员。不经意间,红海受到了不少异性的关注。他拥挤的五官长开了,身材像返青拔了节的麦苗,单眼皮、微翘的嘴唇、尖尖的白牙齿,像极了《黄金大劫案》里的小东北。
司职校排球队的女二传乔伊,她那飞扬的栗色卷发堪称学校一景。想当年,田径赛场上乔伊娜以其“花蝴蝶”的美誉,成为一代人心中的女神。在江城大学,乔伊“东方花蝴蝶”的绰号不胫而走。她身边从不缺出色男孩的追求,可没人能入她的法眼。直到发现红海,破了不近男色、守身如玉的清高。她多次带着闺蜜围堵红海,求他、哄他和逼他追自己,可都被红海无情的拒绝。乔伊的美丽红海也想多看几眼,大撒把似的追求也让人感动。可二人的爱情终究成为红海毕业大战的炮灰。
四年的大学时光留在泛黄日记本里,悬铃球又开始由绿到黄的演变。红海想了四年、盼了四年的大学毕业终于到了。在一个阴郁淫雨的日子,学校里来了很多陌生人,校园里挂满了招聘英才的红色条幅。找工作是毕业生们的战役,他们西服革履、旗袍裙子的撑着伞,奔向图书馆招聘现场。意外的是,不知道外校的学生从哪得到消息,他们早提前一步赶到江城大学招聘会场内。平时安静、温馨的图书馆,成了角斗士的竞技场。
红海以黑色西装、蓝色领带的职业装,迎来人生的第一次求职。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他被挤进人的漩涡里。红海举着求职简历,拼命的向展位前挪动,可每前进一步异常的艰难。衣服上的扣子被扯掉两颗,全身汗孔像是打开的泉眼向外涌。亏得体力好,红海终于拼到了展台最好的位置。一路艰难的看下来,红海没发现称心的工作,想到图书馆二楼看看。
红海又被人流带到楼梯边。不成想还没登到楼梯,木质老旧的扶手竟被挤垮,处在楼梯外沿的人们失去重心,一起失声尖叫,失足的人们像下锅饺子,跌进楼下的人群里。顷刻间,各种恐怖的叫声在图书馆的上空炸开。躲闪不及的红海被一次又一次压倒、踩踏,直到昏厥不省人事。当在睁开眼,他和另外十六名同学已被送进校医部。
三、逃离土城
红海拎着行囊离开,仿佛又回到四年前的情景。不同的是,这个夏天不见了父亲的背影,向西的列车换成向东的列车。在烈日拉长的影子里,红海坐在江城火车站的台阶上,心像被人掏空洗劫。现在的处境红海想到过,可当真正到了时,发觉此时的痛苦自己承受不了。
红海的四年大学,全家欠下两万元的外债,为了大学这棵种子大丰收,累弯了父母的腰肢,染白了他们的双鬓。可红海的大学并没像他们期望的那样,而是全部落空,空欢喜一场。红海在火车站一坐就是两个多小时,他不知道如何跟父母交待,觉得自己亏欠了整个世界。太阳升高了,红海拨通家里的电话,谎称自己在土城找到了的工作,明天过去上班签合同,暂时不能回家。和父母通完电话,红海才想起自己从睁开眼到现在还没吃饭,可现在像是有人在脖子上架了一把刀,哪还顾得上吃饭。在太阳最恶毒的时候,红海买了去土城的火车票。
土城是一座新兴的商业城市,出站后,红海来不及欣赏广场上两个巨大的翠绿色时钟。把行囊寄存在火车站存包处,买了求职的报纸,赶土城人才中心的午场招聘会。公交横穿城区最精华地段,车窗外高楼丛林、多姿绚丽的土城,让红海对这里那么的向往和期许。
红海站在会展中心玻璃幕墙前,理了理头发,整了整衣服,走进会展中心招聘会现场。没想到硕大的展览厅内只点缀着几位求职者,招聘单位的工作人员也没了往日招兵纳贤的热情。在展位前红海一筹莫展,工作依旧是推销员、服务员等与自己专业不对口的岗位。就在红海抠手指,失望的准备离开时,门口招聘人员叫住他,“这位同学来我们这看看!”
“肃静陵园管理处,诚招护陵园一名。”红海几乎念出声。
“同学你形象不错,对护陵员的工作有兴趣吗?”对方很看好红海。
“没、没有!我胆小,你放过我吧!”红海摇摇头、摆摆手逃离会场。
红海从火车站取回行李,在街边吃了碗凉皮和烧饼。天已经暮色苍苍,街灯把人的身形拉的很长,在这个陌生而又一无所获的城市,红海要找晚上的栖息地了。高级宾馆、会所门前霓虹闪烁,流光溢彩,干瘪的口袋告诉他远离。红海拖着沉重的身子,机械的向前走着。到了客运中心附近,拉客住店的人多起来。红海实在太累了,靠在一棵国槐树上,开始和他们讲价钱。最后红海以三十元的住店费,跟一位看似面慈心善的阿姨,走进了一家地下旅馆。就在办理住店手续时出了岔子,对方要加收五十元的保管费。红海哪能应允,要退钱离开这家黑店。此时,不知从哪冒出两个彪形大汉,“你小子是住店,还是闹事!”
“什么都不是!我就是不想在这住了!”在这红海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
“你活腻歪了,走一个试试。”打手往前一靠挡在红海跟前。
此时,带红海进店的老太太开口,“小伙子多花几十块就当买个保险,出门在外别犟,保证自己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红海斜了她一眼,他清楚自己是逃不掉了。红海实在太累了,没有一点儿力气跟他们僵持下去了。交了保管费,沿着昏暗冗长的走廊走进室,转身把门插好。红海感觉自己很委屈很窝囊,掏出手机要拨110报警。犹豫片刻之后,放弃这个想法。现在最关键的赶紧找到工作,没有时间再分心做别的。
环看这间小屋,床单上竟有一块块的精斑,不知有多少对偷情的男女在这里过夜。红海不禁一阵干呕。尽管如此,天作还是揭开床单和衣躺下。此时头裂开一般疼,很快进入另外一个世界。天还没亮,红海草草的洗把脸,带着行李离开这家黑店。顾不得吃饭,直接坐上 路公交车去赶招聘会。
车还未到站,在离会展中心挺远的地方,就看到人乌泱泱的围得水泄不通。望着车窗外的灾难现场,红海有些怕了虚了。可找工作是现在自己首要任务,只有迎难而是。下了车红海很快消失在求职的人海里。
这是一场面向全国大学生的招聘会,工作岗位也相对齐全。在人们心里也燃起微弱的火星。会场里充斥着“别挤了!”“挤什么挤!”等嚷叫声,可谁还顾得上谦让,很多人把这次求职当做改变命运最后机会。
可红海怎么都找不到文史研究的工作,对这次招聘会开始不抱任何幻想。红海根本无法逃身,只得混在里边,随着人浪带到哪看到哪。天上的乌云也累了,再也托不住雨水。只见一道雷龙闪电白花花的刺进人眼里,接着是很闷很憋屈的巨雷轰鸣,雨来不及酝酿,很快就雨柱倾盆, 一片。
招聘单位的遮阳伞下能容不下几个人?一瞬间,会展中心像发生灾难一般,人们混杂在一起,拼命的向外散。当红海逃出来坐上 路公交车,全身已经湿透了。红海疲惫的拉手车扶手想到了离开,受够了在土城的日子。

四、放下身段
大学毕业前,学校组织就业指导大会。红海拖着受伤的小臂参加了。当时老师给了三个方向:一是利用自己的社会资源,靠在职权部门的亲属安排工作。二是放下身段,从基层做起。三是自由创业。红海为此对辅导老师进行了反击:“——各企事业单位已沦为传统家族式企业,自己没有亲属从政;读大学是学生改变命运的跳板,渴求好前程好生活这没错,没想到刚刚毕业工作就死在娘胎被判了死刑,再者基层是什么?基层在哪里自己不清楚;投资创业不现实,大学四年已使家里债台高筑。”很多同学都加入到红海的战线了,同老师进行一场激烈的辩论。
红海身上没钱了,买了张站台票混进了车厢里。开往海城的列车像蜂巢人满为患,红海疲倦的蜷着身子靠在车门上,回想最近发生的一切,记起了最后一堂就业课,从心底开始接受和服从老师的指导。对红海来说,现在琢磨读大学的对与错已没必要,解决温饱活下去是首位。红海给自己定下规矩,再跟家里要一分钱就剁手,从这刻保证自食其力养活自己。列车员开始查票了,为防止被赶下车,红海藏进卫生间里躲过一劫。
太阳照常升起时,红海所乘的列车驶进海城火车站。查票员在门口检查乘客的火车票才放行,红海没有票,假装有事在大厅里打转。可查票员对工作很负责,眼瞅着最后一名乘客出了站,还站在兢兢业业的执勤。两位女查票员仿佛发现了他,正从这边走来。红海有些慌,不知道怎么应对逃票事件。
“同志,你是出站吗?”其中一位胖点的查票员问。

共 20679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红海当年因为胖婶和四妈的一句中伤自己的话,因而选择了去江城大学读书的路。没想到这所大学给自己带来的不是美好的前程。而是在红海求职无果的情况下,与酒店里的弯弯有了一段感情经历。但是,因为红海被富婆晴姐当成死去的丈夫,在红海身上肆意虐待他,红海吸了毒,后被公安局抓去,弯弯一气之下嫁给了别人。红海在公安局被父母领回家。红海无法忍受在老家的压抑与憋闷,又一次出去找工作,没料到沦陷进传销窝点,后被弯弯搭救出来。红海的人生经历以及故事,正能量的反应出了当代社会大学生工作难,找到与自己所学专业对口单位更是难于上青天,很多大学生沦为吸毒民,很可悲可叹的结局。家里的父母倾其所有供子女读大学,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真的是令人扼腕叹息。所以,红海一气之下一纸诉状将自己就读的江城大学告上了法庭。本小说具有很浓烈的时代强音,写出了当今社会人们十分关注的热点话题,大学生的去向与归属。人物饱满,心理描写很细腻。大力推荐读者赏读,问候作者,辛苦了!【编辑:雅苑琼林】【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418 1】
2 楼 文友: 2014-04-18 07: :28 祝贺作品加精!期待继续赐稿杨柳!
 楼 文友: 2014-05-05 00:07:47 尽可能地用自己对生命的体悟去还原生活的本真,尽管许多微妙的感觉会从我们的指缝间流失,但是我们依然狂奔于文字拢成的长长的地平线上。 有人这样定义写作者的使命,我觉得很精辟,有共声,摘来与文友分享一下。小孩流鼻血怎么回事
晚上夜尿多怎么治
单纯尿频属于前列腺炎吗
冠心病的的护理问题及措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