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械医第一千一百零六章婚礼乌龙

2020-01-25 00:28: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械医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婚礼乌龙

热门推荐:、、、、、、、

这天晚上苏弘文当然不能跟董芷蕊睡在一起,他得自己睡在龙兴山庄,这是规矩,第二天一早苏弘文早早起来梳洗打扮穿上西服打上一条粉色的领带,本来按照李佩珊的意思苏弘文结婚是要打红色领带的吉利,但苏弘文对那条艳红的领带实在不感冒,强烈要求换个颜色,最终就是粉的了。?

他收拾完就跟姐夫方兆阳,也就是苏弘文大姑苏佳的女婿上了婚车去接新娘,车队依旧是宾利慕尚,这到不是苏弘文有意显呗,按照他的意思是能多低调就多低调,可董国清不干啊,他没办法只能弄了个全是宾利慕尚的车队。

不过苏弘文也耍了心眼,他号称找了个大师给看过,说天擦亮那会接新娘最吉利,董国清等人到没怀疑,因为他们这地方结婚都会找人给算个时间什么的。

苏弘文选择这么早过去接董芷蕊就是不想有太多的人知道这次婚礼,果然如他所料,天擦亮的时候皇姑县主干道上就没什么车,人都少见,但还是有几个环卫工人在扫街,他们看到如此气派的车队后全都是愣住了,整个皇姑县最有钱的人家结婚或者嫁女儿也找不来这么多豪车啊。

苏弘文不管这些,催着司机快开赶紧到老丈人家把董芷蕊接到龙兴山庄在说,车队一进董芷蕊家的小区立刻就是鞭炮齐鸣,苏弘文脸一黑,嘟囔道:“弄这么大动静干嘛?”

宾利车的隔音相当好,外边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方兆阳竟然听到了。他苦笑道:“结婚可不就得放鞭炮呗。”他到是知道苏弘文这是不合法的二婚了,本想说点什么,但话到了嘴边却没说出来,这毕竟是苏弘文的事,自己还是没别多嘴了。

鞭炮的声音一停,苏弘文立刻下车往楼上跑,他可不想让太多的人看到自己,到了董芷蕊家门口他就是一通敲门,本以为门马上会打开,谁想他的大姨子、小姨子堵在门后边就是不给他开。急得苏弘文都出汗了。

方兆阳是过来人知道里边那几个姑娘什么意思。赶紧从兜里掏出红包顺着门缝给塞进去,又说了一大堆的好话,这门才算给打开,苏弘文手里捧着花一脑门子汗的往里边走。进了董芷蕊的闺房看她还坐到床上。这家伙立刻急道:“怎么还没穿鞋那?”

方兆阳好笑的在一边摇头。这那是新娘子不穿啊?这是新娘子的鞋被藏起来了,他赶紧拿出红包递给苏弘文道:“赶紧给大家散红包把鞋给赎出来?”

苏弘文接过红包目瞪口呆的“啊”了一声后就反应了过来,把手里一沓子红包就往大姨子、小姨子、大舅哥、小舅哥手里塞。同时说着好话,希望他们赶紧把鞋给拿出来。

董芷蕊的一个表姐调侃道:“妹夫这是急着入洞房啊?”

这话一出口立刻让苏弘文跟董芷蕊闹个大花脸,大家又调侃他们几句,这才把鞋给了董芷蕊。

苏弘文要给媳妇穿鞋,但却又被拦住了,有人起哄道:“跪下求婚,我姐要是乐意跟你走,你在给他穿鞋。”

苏弘文脸一黑,这什么小舅子,你就这么想看你姐夫下跪?心里这么想是这么想,最后苏弘文还是单漆跪下举着花又来了一次求婚,这才算取得了大家的同意,他飞快的给董芷蕊穿上鞋抱起她就往下边跑。

一群人是面面相持,他们纳闷苏弘文这么着急干什么?苏弘文能不急吗?这次婚礼要是闹得动静太大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的,正所谓想什么来什么,苏弘文越是这么想,这麻烦还就真来了,但那是后话了,这里暂且不表。

苏弘文抱着董芷蕊上了车往龙兴山庄赶去,到这里可就没人拦着他了,他跟董芷蕊回到为他们布置出来的新房里,两个人脱鞋上床开始作福,床上摆着不少花生、大枣、桂圆这些东西,苏弘文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他早上没吃饭,拿起来就要吃,结果却被李佩珊打了一下训斥道:“这些东西不是你吃的。”

苏弘文这个委屈,但也没说什么只能无奈的坐在那,之后又是一大堆繁琐的规矩,弄得他是头大如斗,不过这些规矩中他最喜欢的是李佩珊喂他跟董芷蕊吃饺子,他实在是饿了。

到这个步骤的时候还闹出一个笑话来,按照老规矩婆婆煮的这饺子是半生不熟的,喂新娘子的时候新娘子要说“生”,以示早生贵子的意思,但到了现在可没婆婆这么整儿媳妇了,饺子都是熟的,不过新娘子出门的时候母亲早就跟她说好了,饺子熟的也要在婆婆问生不生的时候说个“生”字。

新郎也要说生,图个吉利,但苏弘文这货饿坏了,一口就把饺子给干了下去,听到自己老妈问董芷蕊这饺子生不生的时她说生,他不干了,嚷嚷道:“这不是熟的吗?那里生了?你在吃一个可好吃了。”说完他把父亲手里端着的一碗饺子端了过去大吃起来。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乐得差点没背过气去,这时候苏弘文才知道自己闹了个乌龙,他红着老脸在那傻笑个不停,董芷蕊是又气又乐,忍不住给了苏弘文一巴掌。

在之后苏弘文跟董芷蕊就成了动物园的猴子被一群人举着拍照,这还不算完,家里一**的亲戚过来跟他们合影,旁边还有摄像师录像。

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苏弘文累得够呛,他感觉结婚比他连着做十台手术还要累,但婚礼还没结婚,他还得跟董芷蕊出去举行仪式。

这婚礼仪式比他跟安紫楠举行的仪式要麻烦无数倍,当初跟安紫楠结婚的时候也就宣读个誓言、换个结婚戒指,用时也就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可这次婚礼他跟董芷蕊伴随着结婚进行曲走到台前,然后是双方父母讲话、他跟董芷蕊敬茶,还得被主持人恶搞,换了戒指后就到了喝交杯酒的环节。

也不知道那个挨千刀的往苏弘文那杯酒里放了白酒、啤酒、红酒、可乐、雪碧、盐、味精、辣椒还有大量的芥末,本来是红色的葡萄酒端上来的时候都成了绿黑色,跟毒药似的,这时候苏弘文不喝也不行,只能是一咬牙一跺脚硬着头皮一口喝干。

一喝下去他的脸先红后紫随即就绿了,那味道太刺激了,苏弘文差点没一口喷董芷蕊脸上,眼泪也下来了。

缺德的主持人就是韩瑾,这货幸灾乐祸的道:“新郎官这酒好喝吧?”

苏弘文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道:“好喝,好喝得不得了,给主持人上一杯。”

观礼的人自然知道这酒加了那么多的小料肯定是难喝之极,看到苏弘文这样都笑得快岔气了。

韩瑾笑嘻嘻道:“我就不喝了,来咱们继续婚礼。”

苏弘文恨得牙痒痒,但也拿韩瑾没办法,只能站在台前任由她摆布。

婚礼的仪式总算是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开席了,一共就三桌,人实在是不多,苏弘文跟董芷蕊敬酒也没浪费多少时间,很快就完事了。

下午就没什么事了,苏弘文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董芷蕊则跟韩瑾凑到一起聊八卦去了,其他人不是睡觉就是打麻将,要不就是在山庄里玩了起来。

晚上大家也没走,在山庄里吃了一顿特色农家饭,今天是苏弘文的洞房花烛夜,到也没人灌他酒。

新婚之夜苏弘文自然没闲着,跟董芷蕊继续造人大计,第二天一早苏弘文跟董芷蕊就辞别了董国清两口子回了东莱市。

他这次婚假时间并不长,就四天,所以在东莱市待了一天后就带着董芷蕊返回了京城。

明天董芷蕊、耿海安都要去安和医院报道正式上班,家里可就剩下小鱼跟闪电三个家伙了,苏弘文可不放心让他们自己在家,于是就让李涵芹给他请了信得过的三个保姆以及一个厨师,另外还有打扫外边庭院、游泳池的园丁。

在过几天李佩珊跟苏东和就要过来伺候怀孕在身的安紫楠,他们到早就从董芷蕊口中知道家里还有欧阳语琴、耿海安的存在,更知道了她们跟苏弘文的关系,这到省了苏弘文解释了,至于老爸老妈能不能接受这样的家庭组后他就不管了了。

为了迎接老妈、老爸的到来苏弘文还请了司机,专门负责他们的出行。

把这些事都安顿好后,第二天苏弘文就带着他大大小老婆去了安和医院报道,在这天沈松、朱宏伟、孙佳也到先后过来了。

苏弘文亲自带着他们办理了入职手续后便带他们去了小会议室,手术团队再次聚齐的第一台手术就是艾达的手术,另外也就在这一两天飞船会把相关的器械、药品都送过来,在安和医院的手术室里安装,这个手术室以后就是苏弘文以及他的手术团队的专用手术室了。

众人落座后苏弘文就开始跟他们说艾达的病情。(未完待续。。)R527

泰成逸园分院主治医生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评价
四川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好
唐山治疗盆腔炎费用
南宁专门治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