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原始女配要逆袭第二百五十一章残忍

2020-01-25 03:36: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原始女配要逆袭 第二百五十一章 残忍

皓决定还是不要搭理晨了。

让他继续犯二好了。

晨冲皓挤了挤眼,就继续叉着腰装酷。

皓其实很想说,虽然说没见过老母鸡叉腰,但是看着晨这叉腰的造型,总是想到部落里养的那些老母鸡。

咽了咽口水,皓决定解救自己的眼睛。

“你们说啊,不好意思吱声了吧。这就不是正常的兽能干出来的事。你们说说,是哪个部落的。好好交代一番,否则别怪我大刑伺候啊。”

几个半兽躺在地上,憋屈坏了。

有心招了,可你倒是把堵在嘴里的东西拿走啊。

歹势啊。这分明就是没打算放过他们的意思。

于是乎,被堵住嘴,没法招供的几个半兽,就被晨一声令下,给围殴了。

出了一口恶气,大家伙没敢多呆,外一人家回来再把他们给围殴了呢。于是乎,一行人悄悄的来,悄悄的抱着琦儿走了。

画面转回来。

紫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好啊,我希望你不会后悔你今天的选择。”

晨悠哉的声音从后面传了出来。

“哎呦,我说雌性啊,你这话是不是说反了啊。”

听见是晨的声音,琼莲部落的众人,心里就是松了一口气。狄忙转过身,就见晨珩一行人从后面走了过来。珩手里抱着的不是琦儿是谁?

狄身子一抖,觉得自己身子忽然就轻了起来。呼吸也顺畅了。

琦儿看见了狄,眼睛就精亮的很,“阿爹......”

狄觉得自己嘴巴干干的,对着琦儿点了点头。却没有过去。

紫一脸的惊讶。“不可能,怎么会?”

可看到珩,心里就暗骂自己,白瑟来了,珩和毅怎么会不跟来?

紫哈哈大笑两声,“你们以为救回了他这事就算完了吗?不可能。你们等着吧。我不会这么认输的。尤其是你,白瑟。我不过放过你的。咱俩之间只能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我活着。你死去。”

白瑟笑了,“紫,你觉得我来这里只是和你纯聊天的吗?”

紫一愣。一股不好的感觉升了起来。

紫下意识的看向珩,只见珩抬起手,一个小巧白色的东西放到唇边,分明是没有声响。可紫就是觉得自己汗毛都立起来了。

“不好。快跑。”

紫想起来了,那个关于珩的传说。

该死的。她怎么就忘了。这个雄性是有大招的。

珩冷着声,嘴角泛起残酷的笑,“晚了。”

“我对你的耐心早就用没了。如今你自己送上门来。呵呵......”

分明是低沉的嗓音,迷人的很。可说出来的话却让紫如在冰室。

“不......”来不及辩解。那几个兽人和半兽就满脸的不耐烦,对紫是耐心用尽了。虽然说是高雪交代过的,可紫磨磨唧唧的。在他们看来,分明是想和那个半兽雄性和好。昨天分明还在他们怀里娇喘。这会子就和那个半兽雄性勾勾搭搭的。几个高雪派来的兽人和半兽都有些忍不下去了。摆了姿势就要群攻。几乎是他们摆好了姿势,后方来的危险就让他们本能的转过了身,然后一个个的都张大了嘴,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虽然说平时都是狩猎好手,可来袭的是狼,而且还不是一头。分明是一大群。

本能让他们往后撤,可后方一声令下,已经关闭了木门。这会子也都顾不上脸面了,疯狂的拍打着木门,有的兽人更甚至是跳了起来,只盼着能爬过那扇木门。下意识都觉得,这些狼都是刚刚那雄性兽人招来的。只要躲到他身后,就不会有问题。

紫还来不及往木门里冲,就被推到了。然后就是尖叫声。

珩给了晨和皓一个眼神,晨就咽了咽口水。真没想到,这个嘻嘻哈哈的俊美兽人,居然会有这么狠的大招。皓忙让人带着雌性们和小兽躲进屋子里去了。唯独白瑟。

珩站在白瑟身边,感觉到白瑟身子发颤。却没有圣母的开口,让他放过那些人。

珩满意的点了点头,小声说道,“白瑟,这一切你总是要面对的。”

残忍吗?残忍。前一刻还趾高气昂的敌人,现在却尖叫着逃生。外面血肉模糊,尽管隔着一扇厚重的木门,可那血腥味依旧是扑鼻而来。

白瑟不禁有些腿软。在她的计划里,是部落里的族人来个四面埋伏。把这些人活捉了当人质。可是紫满嘴的威胁触动了珩最后的神经,然后......

白瑟哪里知道,白玩之所以会同意让白瑟去。就是想让白瑟接受这些。

白玩心里是有个梦想的。原先饱腹都是个问题,哪有那个实现的机会,现在拓落连连出手,白玩把部落交给了白瑟。心里就盼着白瑟能够视线她的那个梦想。这场残忍的画面,都在白玩的算计之内。这些人,没有可取之处。残忍一些,也算是给白瑟的首领之路,上上一课。

说心疼,珩看着白瑟惨白的脸,心里不疼吗?疼,他感觉自己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可是他和毅同样都知道,白瑟性子软绵。这些都是必须要经历的。就好比如紫,白瑟一次次的妥协放过,紫就停手了吗?

总是要残忍的。

白瑟要是知道白玩毅珩的想法,非得跳起来大骂,“性子软绵和这种场景有关系吗?有关系吗?真的有关系吗?”

外面狼嚎不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除了风声,就再也没有了别的声响。狄一声令下,“开门清理。”

然后遍地的红。

然后,是晕倒的娇躯。

然后是满世界的黑色。

珩忙接住白瑟晕倒的身子,眼里满是怜惜。

不禁怀疑,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外面的场景连他看了都会身子发凉,更何况是白瑟呢?

白瑟醒来的时候,脸色一白,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白玩就坐到炕边上,拍着白瑟的背脊,叹着气,“白瑟啊,你别怪阿姆狠心。”

白瑟哭了,“阿姆,为什么?为什么?不是说好抓住他们就可以了吗?为什么要......”想到那场景,白瑟又哇的吐了出来。未完待续

ps:这么残忍的画面是有原因的,下章会做解释。文文要完结了。途途只能说,感谢大家的支持。

...

扎兰屯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包钢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
安庆儿童白癜风医院
运城治疗癫痫病最新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