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圣皇 第三百九十九章 在色、欲中沉沦

2019-09-20 15:01: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皇 第三百九十九章 在色、欲中沉沦

?叶辰与血轻舞紧紧相拥,渐渐的彼此心中都升起一股火热,连带着肌肤也跟着发烫,心中突然充斥了一股强烈到极致的**,完淹没了他们。

那是一种强烈的想要占有与被占有的**,**中的色、欲终于来了,如同山洪暴发般不可收拾。

“热,好热。”血轻舞呢喃,火爆性感的身躯在叶辰怀里扭动,她眼神如秋波荡漾,带着一种强烈的渴望,口中吐出的馨香带着一股热气喷洒在叶辰的脸上与脖子上,于此同时伸出嫩滑的纤手开始疯狂地撕扯叶辰的衣衫。

“嘶啦!”

叶辰的上衣被血轻舞撕裂,露出古铜色的肌肤,强健的体魄,浓重的男子气息钻入血轻舞的鼻间,使得她加的狂乱了,鼻翼间都浸出了细汗,眼神也变得比火热起来。

“叶辰,要我,要我。”血轻舞心神迷离,此时此刻她只想要索求,她渴望,深深的渴望着被叶辰占有。

这声音极大地刺激了被**淹没的叶辰,他虎吼一声,粗暴地撕碎了血轻舞的衣衫,一具白玉瑕的玉体呈现眼前,白得晃眼,肌肤细腻如初雪,滑如凝脂,紧身黑衣里包裹的火爆身材展露遗,让叶辰的呼吸变得比的沉重。

若是叶辰清醒,看着这具玉体肯定会感叹,血轻舞的身体丝毫不比玉玲珑的差,两者在伯仲之间,玉玲珑妩媚诱惑的气息重,而血轻舞的身材则为的火爆丰满。

只是,不管是叶辰还是血轻舞都失去了本我,被**所淹没,根本没有心思去欣赏彼此的身体,只想要占有与被占有。

晚风轻轻地吹,红叶缓缓飘落,伴随着一声娇啼与痛吟,湖岸边,枫林间春意融融,两具一丝不挂的身体在疯狂地索取,像是要将彼此都揉进身体之中。

一天又一天,**一直未曾消失,使得叶辰与血轻舞两人极尽的疯狂,滚遍了大半个枫林,地上到处都是他们留下的斑斑痕迹。

直到第十五日,**终于缓缓消失,叶辰与血轻舞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恢复了神智,只是他们都太累了,若非血轻舞体内流着修罗之血,根本就承受不住混沌仙体如此疯狂地征伐。

他们一丝不挂搂抱在一起,两人都紧闭着眼睛,发出沉重的呼吸声,真的是累坏了。

不知过了多久,血轻舞缓缓地睁开眼睛,在神识逐渐恢复的过程中她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那时的她恨不得立马杀了叶辰,可是浑身酥软根本就没有一丝力气,而今她恢复了些许,推开仍旧在沉睡的叶辰,血光闪烁中,修罗妖刺出现在手中,抵住叶辰的咽喉。

血轻舞那杀意浓烈的眼神中有着一丝复杂之色,她紧咬贝齿,多次想要将修罗妖刺刺进叶辰的咽喉中,但是终却没有下手,她就看么冷冷的看着叶辰,一直看着。

渐渐的,血轻舞的眼中浮现出一抹泪光,很凝聚成两滴泪水,啪地一声轻响,滴落在叶辰的脸上,她站起身来,速地拿出一套黑色紧身衣穿上,咬了咬银牙一声不吭地离去。

就在血轻舞转身离去的那一瞬间,叶辰缓缓睁开了眼睛,眼神亦是复杂比,嘴角泛起一抹苦笑,他未曾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也不知道日后要如何面对血轻舞。

其实叶辰早已醒来,就在血轻舞推开他的时候就已经醒来了,他装着沉睡只是因为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血轻舞,再者若是在刚才就醒来,血轻舞或许真的会对他下杀手。

叶辰伸手摸了摸血轻舞滴落在他脸上的两滴泪水,一阵出神,然后拿出一套白色衣衫穿上,一屁股坐在厚厚的枫叶上,看着血轻舞离去的方向。

“雨儿,我对不起你,只是事已至此我别选择,我叶辰不是一个情义之人”

良久,叶辰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自语道:“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血轻舞,你等着我来征服你!”

话落,叶辰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向着这个世界的中央急速而去。

人道世界广阔垠,叶辰一路上翻过数的高山大脉,飞行几十万里,终于看到了那根屹立在世界中央直插九天的通天石柱。

叶辰飞速地靠近,渐渐的他看到了血轻舞迷人的背影,身穿紧身黑衣的她背对着叶辰站立在石柱前方的虚空中,一头如墨青丝随风而动,身姿倾世。

叶辰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之色,随即他又摇了摇头,这一切始终都是要面对的,既然刚才他装着沉睡,那么就继续装着知吧,这样才不会激起血轻舞的必杀之心,否则性命休矣,将来的一切都将成空。

血轻舞感受到了叶辰的气息,身体微微一颤,背着他,道:“你来了,参研阵纹,打破世界壁垒,离开这里!”

那冰冷的声音中带着恨意,叶辰苦笑,此时此刻他当然不会说什么,任何一句话都有可能让血轻舞暴走,所以沉默是金,默默做事才是正确的选择。

叶辰不言不语,当做什么也不知道,迈步上前,站立在石柱前方的虚空中,开始凝神静心,观摩石柱上的阵纹,脑海中也开始临摹起来,很的他再次进入了空灵状态。

看着叶辰的背影,血轻舞眼神中复杂比,一会是冰冷的杀意一会又出现挣扎之色,近三十年的处子之身,被一个才见过几次面的人所夺走,对于血轻舞来说简直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她曾在心底自问,在这之前她讨厌叶辰吗,事实上她并不讨厌叶辰,反而对叶辰产生了些许兴趣,觉得叶辰身上有许多的秘密,这也可以说是一种好感,或者是惺惺相惜,但是如今叶辰夺走了她的贞洁。

恨吗,恨是肯定的,但是除了恨之外仿佛还有着其他一些莫名的东西在其中,那是一种血轻舞自己都法解释法清楚的东西。

“等你值得我出手的那一天,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看着叶辰的背影,血轻舞在心中对自己说道。

叶辰参研人道阵纹图案,一如既往的顺利,十余天之后阵纹图案开始闪烁光华,然后脱离石柱表面,融合在一起,化为一道迷你小图案没入叶辰的眉心中,于此同时整个世界急速的缩小,后叶辰的眉心中透射出一束炽盛的光,崩碎了天宇尽头的世界壁垒,空间通道浮现而出。

“空间通道已开,血轻舞,我们走吧。”叶辰说道。

血轻舞冰冷的看了他一眼,飞身而去,叶辰紧随其后,很的就进入了通道。

穿过空间通道,叶辰与血轻舞来到了六道的后一道,天道世界之中。

刚进入其中,叶辰体内的混沌仙血轰隆隆声响,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如同山洪暴发,在体内疯狂奔腾,发出震动天地的声音。

血轻舞眼中浮现出震惊之色

,她看着浑身上下黄金血气滔天的叶辰,感到到那旺盛比的生机,心中震撼比。

叶辰不过**三变的境界,与她相比相差足足十二个境界,但是这肉身血气的旺盛度却与她几乎是相差几了,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她不由得怀疑起来,叶辰真是纯阳霸体吗,纯阳霸体不可能有如此强大的血脉,要知道血轻舞自己也是修罗血脉,这次在修罗血池中蜕变了血脉,她体内的修罗血脉加的纯正了,将来足可进化到为纯正的程度。

作为修罗血脉的拥有者,肉身与血气同样是强大得惊人,纯正的修罗血脉就算与纯阳霸体相比也相差几,可若是与叶辰同阶,那么他们之间的血气旺盛度就相差太远了。

“你干什么。”血轻舞冷声问道,见叶辰一到这个世界就鼓动血气,以为他发现了大敌。

“这片世界很诡异。”叶辰摇头,气势在一瞬间大变,一股敌的信念散发而出,道:“这乃六道中的天道世界,我一到这里体内血气像是受到刺激,自动奔涌,并非我主动所为!”

“自动奔涌。”血轻舞眼中冷光闪烁,随即脸上浮现一抹难以置信之色,脱口道:“天道不容,你的血脉不被天道所容,你是禁忌体质!”

“想不到你也知道禁忌体质。”叶辰苦笑,当他进入这片世界,体内的混沌仙血自动奔涌的那一刻,叶辰便知道自己的体质将要暴露了,法隐瞒血轻舞,所以干脆自己说出来好些。

“想不到你竟然是混沌体,难怪气血之旺盛,肉身之强大,只是混沌血脉被天道不容,也被天下所不容,你的路艰难比,将来注定要被人所杀。”血轻舞震惊之后冷声说道。

叶辰淡淡一笑,眼中是比的自信,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敌,淡淡的道:“天道不容我,我只需尽我之力逆天而行,天下人欲杀我,我便杀尽天下人,千劫百难加身我亦所惧。”

成人纸尿片怎么使用
宝宝不消化食疗法
宝宝健脾胃的食物
拉肚子如何调理
北海祛斑费用
浙江牛皮癣医院
钦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雅安治疗宫颈炎费用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地址怎么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