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重生成触手怪 第一百零五章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2019-10-12 21:14: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成触手怪 第一百零五章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喵?”当杰奎琳一伙人被人鱼包围,这时候飞来了一只可爱的小精灵。

是雪羽,这只小动物不知道为什么,它身上之前杰奎琳看到的各种伤口在仅仅还不到一夜的时间里已经完全消失,这让杰奎琳有点恍如做梦的错觉。

“人类,这是我们人鱼的事情,你不用多管闲事。”负责守卫的队长不怀好气地对雪羽警告。

“可是,可是……”雪羽好像很委屈似地在半空中不断抠着自己的指甲,“我不是人类啊,喵,你看过人类长得和我一样的吗?喵?”

“噗嗤。”看到人畜无害,可爱至极的小动物如此委屈地说出一个真理,不仅是杰奎琳,连人鱼中也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动物委屈样的如此可爱,让被顶撞了的人鱼法师也发不出火来,只能讪讪地说道:“你是人类那一边的,这是我们人鱼内部的事情。”

“能告诉我,父亲大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简并没有心情笑出来,她心力交瘁,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哼,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们也不会平白无故地污蔑你们,会给你们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人鱼法师冷冷地回答,“把她们押到国王那里!”

“这不关其他人的事,带走我一个就好了。”简在做最后的讨价。

“不行,因为我们也信不过她们!”然而,对方的回答冷酷且无情。

“你……”科琳忍不住想要反唇相讥,却被简拦住了。

简看着科琳,苦笑一下,说道:“不要冲动,到时候我会想办法帮你们向国王说明情况的,这件事情与你们无关。”

大家也知道这种情况越是冲动越会将事情向不利的方向推动,于是都默不做声,跟随那些警戒的人鱼法师一起走。

“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哦,喵。”雪羽目送少女们离开,在身后为她们打气。

然而情况比简想的要糟糕得多,当人鱼法师带她们觐见国王的时候,国王却和众大臣在圆桌上激烈地讨论战略对策。

现在的情况很糟糕,鱼人们已经占领了整个梅里亚城,此时正在围攻这所梅里亚城堡。

出于战争的考虑,梅里亚城堡外边布满的魔法防御装置,鱼人们一时半会是攻不下来的。可是最大的问题,就是粮食……

人鱼的密道是个单向通道,只能进,不能出,随着逃难来到这儿的人鱼越来越多,粮食就是个大问题。依照目前情况推算,梅里亚城堡储存的粮食之能再维持两天。

断粮不要紧,最可怕的问题是如果这个消息一旦走漏出去,还不等鱼人攻破,估计城堡里就先发生内讧了……然而,这个情况即使掩藏得万无一失,两天之后也将会暴露——似乎这已经成为一个死命题了。

不仅如此,鱼人们由于多年的仇恨,使得他们成了杀戮的机器,它们现在正在对城堡发动一轮又一轮不要命的攻势,梅里亚只能靠人鱼法师来守卫,这种单一的防守方式会有很大的缺陷,最大的缺陷就在于人手严重不足。

莱福西不是热那哈,培养一名人鱼法师不容易,尤其是优秀的法师,这样使得在这种大规模的战斗中,法师的人手就显得捉襟见袖了。

然而这仅仅是值得举例的比较突出的问题,还有很多问题有待这些国王和大臣们解决。

当人鱼法师们押着刚刚新到城堡的荣耀空骑成员来到国王面前,国王只是用冷漠的带着血色的眼睛看了她们一眼,叹口气,然后说道:“先带到地下室吧,到时候再说。”

虽然人鱼法师也不满国王这个草率的决定,可是国王此刻正忙着国事,已经一天一夜没有休息了,很显然此时他无法分散精力来处理这件事情。于是,人鱼法师只能将气撒在了那几名少女身上,用严厉地口气对她们说:“你们随我来!”

即使在通往地下室的路上,这名人鱼法师也用带着嘲讽的口气对简说:“如果你想见到你的父亲,那个背约者,那你就最好和他呆在地下室的最深处,不要出来,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你和他会遇上什么样的危险。”

“你够了吧!”科琳再也忍不住了,愤怒对那名人鱼法师说道,“从一直开始就说一些让人不明白的话,有什么就直说好了,难道你就没有胆子将事情说个清楚?”

“不行,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我总得给你们证明清白的机会。”但是科琳的毒舌丝毫无法激怒这名人鱼法师,他只是用非常怜悯的目光予以科琳回击。

当杰奎琳一伙人随着人鱼法师来到地下室,她们都不由为之吃惊。

城堡的地下室里已经挤满了从梅里亚逃难而来的居民。仅仅只经过半天的时间,他们的样子已经十分狼狈,完全想象不出他们就是平日里优雅的人鱼。

那些难民没有了昨夜那般载歌载舞的喜庆,他们相互安慰着,哭泣着,呻吟着,祈祷着,只要有人从他们身边经过,都会被不自觉地被传染上悲伤的感情。

简经过这里的时候,更是低头加快了脚步,她此时羞愧难当,这里的每一个哭泣,每一声呻吟,都像一条无形的皮鞭,毫不留情地鞭打着这名人鱼少女的心灵。

随着她们向地下的深处移动,人越来越少,却让简感到愈加的不安。

这里已经没有了照明石,取而代之的,是微弱昏黄的蜡烛。腐臭的气味越来越浓,荣耀空骑的成员都忍不住皱眉掩鼻。

以雷苏琪家族的身份,是不可能呆在这种地方的,这种地方,更像是监牢。

“谁!?”黑暗中有人听到脚步声,询问来者。

“是克叔叔吗

?”简听到这个声音,感到很高兴,忍不住呼喊出来。

“简,是简吗!?你还好吧!?”突然另一个人的声音插话进来,是简最熟悉不过的人的声音——那是她的父亲。

“父亲!”简听到了久违父亲的声音,想想一天来所受到的委屈,再也无法坚持,感情如同泄口的堤坝,汹涌出来,她哭着跑过去,紧紧地握住了父亲的手。

才半天的时间,贝.雷苏琪更愈显颓老,只有手心里似乎还带着一丝活力的热量。

贝看到女儿还那么有精神,心中顿感欣慰,他含着热泪,扶住女儿的肩膀,想要给她一点安慰的力量。

然而,当他触摸到女儿双肩的时候,却忍不住发抖了。

“简,你的右手呢?你这时候不要开完笑了,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贝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只能如此质疑。

老人鱼将女儿拉到蜡烛下,仔细端详,才发现自己的女儿真少了一只胳膊。

“我可怜的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贝终于无法按捺,一把将女儿紧紧搂入怀中,颤抖着哭泣。(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未完待续。)

上海治疗癫痫病费用
驻马店男科
淮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上海治疗癫痫病医院
驻马店男科医院
分享到: